2018/12/28 上午9:27:28 星期五
新聞熱線:0577-67898890 廣告熱線:67810777 | 關于我們 | 舊版
您當前的位置 : 文成新聞網  ->  文化  ->  原創專欄  ->  文學  -> 正文文學

“文成人物記”之陳茂烈:大清官與大孝子

□五有先生
發布時間:2020年04月27日 來源:文成新聞網 查看評論

  在文成的縣域內,

  能入國史正傳的僅二人:劉基與陳茂烈;

  在文成的縣域內,

  既能入國史又能中進士的,更僅二人:劉基與陳茂烈!

  這陳茂烈,是個大清官,又是個大孝子!

  

       文成明代多偉人,有千古人豪劉伯溫,有全國知名天文學家陳時敏,還有個大孝子和大清官陳茂烈,其后世族人是稱他為“茂烈公”的。

  陳茂烈(1459——1516年),字時周,世居瑞安第五十都周南大坑村。“都”是元明清時的行政單位,其范圍相當于現在的鄉鎮,五十都即玉壺。周南大坑現劃歸周壤鎮。

  一

  陳茂烈是個中了進士和入了《明史》的人物。

  考中進士的分量,大家的概念可能還不太清楚,有必要稍作提示。大家都曉得《儒林外史》里“范進中舉”的故事,他中了舉,竟然高興得發了瘋(是真瘋了)。“中舉”就是考中舉人,而舉人,就是秀才們到省里參加考試而考中的人;考中舉人,可就有當官的資格了。那什么叫進士呢?進士就是舉人們到京都參加考試而考中的人;考中進士,一般來說,就有個副縣長級別以上的官當當了。舉人和進士的比例,大概是百分之二十五。這也可見,能考中進士的,智商都是非同一般的人。

  誰若是死后能入《縣志》的,就已是很不錯的了,若是能入《府志》或《市志》的,就更是不容易,能入《省志》的呢,就已是十分的厲害。而《明史》是國史,是二十四史之一,陳茂烈能入《明史》,當然是個非常了得的人物了。凡能入國史正傳的,大多絕對是中國歷史上的人物中的人物,精英中的精英。

  在文成的縣域,能入國史正傳的僅二人:劉基與陳茂烈;在文成縣域,既能入國史又能中進士的,更僅二人:劉基與陳茂烈!

  二

  關于陳茂烈,據《明史》是這么記載的——

  他做過江西吉安府的推官。這推官,就相當于現在的檢察院檢察長。有一次,為了去考核官吏的政績,他要渡過淮河去。恰好那天天氣奇寒,他又沒棉衣可穿,渡江時昏厥了過去,差一點被凍個硬死!做個檢察院的檢察長,竟然沒添置一件棉衣來穿!

  后來,他進朝廷任監察御史。這監察御史相當于現在中紀委里的高官,權力是夠大的。可他身上的袍服仍是極為簡樸,坐騎也是一匹疲馬。這好比是,人家都已穿名牌,開豪車了,而他還是身著舊衣服,腳踏自行車!當時的人們看了,都是肅然起敬,站在路旁向他拱手致敬!

  因母親年老,他就請求歸家奉養了。

  退休后,家中除供養母親所需的物品外,自己卻連一床蚊帳都沒有。種菜,挑水,都是親自動手。當地太守(相當于現在的地級市委書記或市長)得知他如此勞苦,就特派兩個衙役前去幫他。可未到三天,兩個衙役就被打發走了。

  朝廷吏部(跟戶部、禮部、工部、刑部、兵部合稱“六部”,現在國務院的“部”就源于此,而吏部是管人事的,相當于現在的組織部)體諒他家貧,就以晉江教諭(相當于現在的教育局局長)的待遇另加照顧,他卻硬是不肯接受。福建布政使(相當于現在的省委書記或省長)奏請皇帝每月給他若干糧食,他卻上書說:“我已足夠,統統不要!”這一次,朝廷就再沒聽他的了。

  母親去世,陳茂烈悲痛欲絕,幾乎哭瞎了眼睛,很快也就死去!

  另據傳,福建巡撫(巡視本省的軍政、民政大臣)是他的門生,得知恩師告老返鄉后生活拮據,便特意制作了十只金螃蟹裝在竹甕中,派人送去孝敬。陳茂烈接過甕,感覺沉甸甸的,揭開蓋子一看,與通常的螃蟹并沒兩樣,心里犯嘀咕:為何如此沉重呢?于是便取出一只端詳,才發現這“螃蟹”是金子打造的。陳茂烈深知巡撫的用意,就原封不動地把“螃蟹”放回甕中蓋好,假意說:“甕中的螃蟹都已死了,吃不得的,我一只也不要,請帶回吧!”差人不敢執拗,只好把“螃蟹”帶了回去。

  三

  那些籍貫有爭議的大人物,人們多愿把他們拉過來作為自己的同鄉,比如劉基,也比如陳茂烈。瑞安人就說陳茂烈是瑞安的,文成人卻說他是文成的。雖是還沒進行公開搶奪,像青田人和文成人那樣爭劉基,但在文成和瑞安的文人圈子里,卻早已是暗中爭奪著了——

  《瑞安市志》說:“陳茂烈,字時周,世居嘉嶼鄉大坑(今屬江溪鎮)。”江溪鎮,就在現在瑞安馬嶼的邊上。而《文成縣志》卻說:“陳茂烈,字時周。周南大坑村人。”文成周南的大坑跟瑞安江溪的大坑,實在相距太遠,是風馬牛不相及的了。

  這兩種講法到底哪個對?當然是《文成縣志》的對。

  陳茂烈的故居在“嘉嶼鄉大坑”,這是無可置疑的。乾隆《瑞安縣志》說:“陳茂烈,字時周,世居邑(本縣)嘉社鄉五十都大坑山。”嘉社鄉即嘉嶼鄉,嶼、社方言同音。民國三十五年至四十五年間撰寫的《瑞安縣志》也說:“陳茂烈,字時周,世居嘉嶼鄉大坑山。”那么,嘉嶼鄉的大坑,到底在哪里呢?據查,嘉嶼鄉包括當時瑞安的第四十八都至第五十三都,其中,五十都的治所在文成縣的玉壺鎮(故玉壺又有“五十都”之稱),區域包括當時的大洋、大尚(即大壤)、大坑、烏沙等,大致包括現在文成縣的玉壺鎮和周壤鎮。那大坑,正在現在周壤鎮的范圍內。

  而《瑞安市志》說嘉嶼鄉大坑就是今瑞安江溪鎮的大坑,不用說是想當然了。其實,《瑞安市志》就前后打架,自己就把自己否定了:在介紹江溪鎮時,就說“明嘉靖時屬來慕鄉三十九都和廣化鄉五十四都(作者注:廣化鄉沒五十四都)”。也就是說,現在的江溪鎮由原來的來慕鄉和廣化鄉的各一部分組成。可見,那里的大坑不是嘉嶼鄉的大坑。

  當然,五十都的大坑原屬瑞安今屬文成,這情形,就如同劉基的故里南田,舊屬青田今屬文成一樣。

  文成和瑞安文人的爭陳茂烈,并不僅僅是他能入《明史》和考中進士。那根本原因,他是個大清官、大孝子。這么看來,陳茂烈的文成瑞安之爭,不只是在爭名人,更主要的是在爭孝子,爭清官。

  四

  我們都說陳茂烈是我們文成周壤鎮大坑人,而《明史》卻說:“陳茂烈,字時周,莆田人。”說他是福建莆田人。這是怎么一回事?這就需從陳茂烈的前輩講起了。

  陳茂烈的曾祖父是為朝廷立了軍功的,被任命為福建興化衛的總旗。明代軍隊,依劉基的建議實行“衛所”制。自京師到郡縣,都設立“衛”和“所”,分屬各省的都指揮使司。都指揮使司下轄若干個“衛”,“衛”下轄一定數量的“千戶所”和“百戶所”。大體上,每個“衛”五千六百人,“千戶所”一千一百二十人,“百戶所”一百十二人。每個“所”設兩個“總旗”,十個“小旗”。陳茂烈曾祖父就是“總旗”的頭兒。

  既然陳茂烈的曾祖父做了總旗的頭兒,那他的祖父、父親自然也就入了那里的軍籍。陳茂烈八歲那年,被從大南大坑接送到了他父親那里,從此就住在了莆田城西的梅峰山下,所以后人又稱他為“梅峰先生”。

  他是不時地回鄉祭掃先人墳墓的,據史料記載起碼有兩次。這也可見,他的曾祖父、祖父包括他的父親都是歸葬大坑的。他一直把自己當做是瑞安五十都大坑人的。至于《明史》為什么把他當作莆田人,我就不太清楚了。

N 編輯:陳葉靜責任編輯:陳葉靜
點擊排行

關于我們 | 總編信箱 | 網站動態 | 廣告合作 | 聯系我們 | 幫助信息 | 記者投稿 全站導航

  •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