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28 上午9:27:28 星期五
新聞熱線:0577-67898890 廣告熱線:67810777 | 關于我們 | 舊版
您當前的位置 : 文成新聞網  ->  文化  ->  鄉土文化  ->  走遍文成  -> 正文走遍文成

鄉村理發匠

□  包芳芳
發布時間:2020年04月24日 來源:淡墨文成 查看評論

   

    “剃頭咯,剃頭咯……”這聲音一發出,大伙兒就知道村里來了理發匠。這時候村里的男女老少就會在窗戶或門邊探出腦袋。只見一個理發匠邊拿出剃頭籃里的工具,邊站在村口大樹下吆喝大伙來剃頭。剃頭籃里有三屜,里面擺放著剪子、剃刀、掏耳等大大小小的工具。

      男人們趕來大多是剃頭,但女人們純粹就是去“拉閑話”“聽新聞”的,因為那時候村里的娛樂項目少,村人湊在一起便很熱鬧。不知道為什么,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村里人人頭上虱子特別多,特別是小孩,用篦箕梳下來就是一大把虱子,由于虱子多,加上大人們農活忙,我們這些小女孩們大都會在大人們的強烈喝令下被理發匠剃成男人頭。

      那時候,看大人剃頭,也是我們小孩的一個娛樂項目。說真的,當時還真是佩服理發匠的手藝,感覺師傅理發像玩雜耍一樣,剪刀“奇卡奇卡”在人的頭上剪幾下,剃刀在一條牛皮帶上“嚯嚯嚯”磨幾下,然后在腦門上或臉上“唰唰唰”刮幾下,人就被整精神了。理好后,整個人都神清氣爽起來,就像穿了一件新衣裳一樣。

      如今,隨著時光流逝,在車水馬龍的街道上,已很少看到那些走村入戶的理發匠了。如果幸運的話,偶爾在鄉村的拐角路口,還可以看見他們的身影。只不過,這些鄉村理發師,手里已不見了剃頭籃。有時耳邊似乎還回蕩著他們的聲音,你聽——

    “正月佑帝頭,

      二月天龍頭,

      三月斤工頭,

      四月龍鳳頭,

      五月癩痢頭……”

      這些在五六十年代,乃至更久遠的時間里,曾是理發行業師徒口口相傳的順口溜,然而在今天的理發行業新秀里,知曉的人卻已經不多了,可67歲的蔣緩和老師傅回憶起來依然朗朗上口。蔣師傅告訴我,“佑帝頭、天龍頭、斤工頭都是剃頭的好日子。”我對“斤工頭”感到十分好奇,蔣師傅告訴我,斤工是一個傳說,說是古代一個皇帝的兒子叫斤工,所以這個月又叫太子頭,寓意吉利的意思。老師傅還說,五月的話,村里人就不會給孩子剃頭了,因為剃了會生癩痢頭,又叫頭癬,得了這病就很難好。

      蔣師傅說自己爺爺也是鄉村理發匠,只不過在他出生前就過世了。他是10歲的時候跟爺爺的徒弟學的剃頭手藝,沒學幾個月就出師到鄉村給人剃頭了,因為年齡小,出師快,人們還說他是基因遺傳得好。

       蔣師傅回憶,六十年代剃頭,村里人都是“包頭”的。所謂的“包頭”,就是這一戶人家一年到頭剃頭的任務都給一個師傅包了。那時候包一年的剃頭費是一元三角,多的時候是一元四角。通常給小孩理發不用錢,但管吃,一戶人家有小孩剃頭的話,一年可以管吃四頓飯。那個年代,由于剃頭師傅少,蔣師傅一個人就要剃上百個村。一個村差不多二十天要輪一次,因為男人們二十天左右胡子和頭發又會長長了。有時,忙都忙不過來。

      蔣師傅說:“最忙的時間是上世紀八十年代去溫州開理發店時期。那時候一個人帶三個徒弟,忙的時候,從早上一直剃到第二天凌晨兩點。新橋、潘橋、橋溪等五六個小鎮的人都來我店里剃頭發,一個月的收入就可達上萬。我的大半輩子都在為人理發,在鄉村剃了二十年,在溫州剃了二十年,在文成這五平方米的小店里又剃了十幾年,現在老了,剃不動了。”

      是啊,歲月如梭,轉眼,剃頭少年已是滿頭銀發。

      我問蔣師傅,六七十年代剃滿月頭的費用是不是像現在一樣得給個小紅包。蔣師傅笑著說,那時候沒有紅包,現在給紅包也是主人自愿出的,以前的話就是兩個雞蛋、一壺紅酒再加一碗面。剃孩子的滿月頭是有講究的,要做“五福四轉”,就是在孩子洗頭的面盆里畫一道符和做四個動作,類似于祈福的小儀式。剃滿月頭,需從腦門左側開始剃,意為“開門頭”,護佑孩子一生平安。剃完之后,需要把嬰兒剃下來的胎發用紅紙包好給對方,這樣可以給孩子壓驚辟邪。說到這,蔣師傅來了興致,接著說,要是剃將死之人的頭,就要從后面剃起,意為“從頭開始”。要是剃和尚頭的話,也有講究,需要拿著一個碗,口含白開水對著和尚的頭噴三次,且得先從中間剃三刀。我問,對著人家頭噴水,對方不會生氣嗎?蔣師傅笑笑,不會的,這是一種許愿儀式,和尚們知道的。蔣師傅還告訴我,這落在地上的頭發是種菜的最好肥料,種出的番薯、芋頭特大特肥,以前收地上碎發是論斤賣,現在種地的人少了,過來收頭發的人也少了。

      從早上七點到下午四點多,蔣師傅已經為26個老人理了發。蔣師傅說,他一天最多剃30個頭,再多,身子骨就吃不消了,人會站不住。蔣師傅剃頭有個細節,第一步就是將人的衣領內翻,然后開始理發,接著將凳子放倒,讓人仰面,再用熱毛巾捂在人嘴上,其間反復擦的力道會逐漸加重,之后用刮刀刮胡子、刮臉,最驚訝的是師傅的“刀鋒洗眼”技藝,在眼角邊輕輕一揮一舞就洗去眼部的臟東西了。蔣師傅說,如果不洗,尤其是老人,還有就是從事水泥、木工行業的手藝人,臟東西特別容易堆積在眼角,這樣就會堵塞眼腺,讓人眼淚流不出來。接著,蔣師傅將凳子重新豎起,再對著理發人的腦袋仔細修剪頭發,最后就是洗頭,洗完后,將顧客的領子外翻,每個細節都認認真真對待。顧客就開玩笑地說,蔣師傅剃頭就像割菜一樣,又快又好。

      同樣,剃了將近50年頭發的珊溪鎮坦歧村朱德松師傅告訴我,每個行業都有規矩,剃頭也不例外。就說刮臉吧,就要刮七十二刀半,朱師傅一邊說一邊比劃著,最后半刀在額頭,前后推一下,就算刮好了。在以前有個說法,就是要飯的人他會向地主要飯,但不會向理發匠、道士、劃船行業的人要飯,因為對他們而言,這些行業的等級跟要飯是一樣的,所謂三十六行,四十八等,七十二樣,說的就是這個理。以前,村里的人都是“包頭”,不像現在自己走到店里剃頭。

      每次臨近農歷十二月,朱師傅說自己就要提著剃頭籃下村給人家剃頭了,年底前給村民理發都是免費,為的就是給明年的活攬生意,因為這次給這戶人家頭發理了,相當于“定頭”了,從明年正月開始,這戶人家全年的頭就是你包了。

      朱師傅還說,其實理發匠帶徒弟,都說自己是師傅,但真正的師傅是呂洞賓。關于呂洞賓,民間流傳一個故事,說是皇帝朱元璋長了一個癩痢頭,每次理發匠剃頭要是不小心碰到癩痢就會招致殺生之禍,這事被呂洞賓知曉了,他把自己變成了一名理發匠,上門給朱元璋理發,不但把朱元璋頭剃好了,而且治好了癩痢頭,因此民間理發匠們就將呂洞賓奉為理發開祖師。

      其實理發行業的歷史可以追溯到宋代,“宋張端義的《貴耳集》中,記載秦檜曾喚一鑷工為他櫛發,以五千當二錢賞給鑷工。”“櫛”的意思在朱熹《詩·周頌·良耜》的注疏中有寫到“其比為櫛”,“櫛,理發器也。”“櫛發”稱為“理發”。理發行業空前發展是在清代,源于清入關時下達的“剃發令”,那時,官府們召集剃頭匠,讓他們挑著剃頭擔給男子們剃頭梳辮,這在《清稗類鈔·帝德類·世祖下剃發令》有記載:“時有‘留頭不留發,留發不留頭’之語,縣官令剃匠負擔行市,見蓄發者執而剃之,違即被殺,懸其頭于擔上之竿以示眾。”在我國古代,有“身體發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的說法,所以大家是不愿意被剪掉頭發的。剪頭發就相當于一種刑罰,秦漢時期叫這種刑罰為“髡”,“髡”刑雖不造成身體上的傷害,但確實對人精神上造成了極大的打擊。

   “剃發令”讓理發行業興盛起來,也養活成就了一輩又一輩的手藝人,就像蘇軾賦詩所云,“雖說毛發技藝,卻是頂上功夫。”如果你想了解鄉村理發師的手藝,不妨去鄉村理發店坐坐,領略一下老師傅們的“頂上功夫”!

N 編輯:張嘉麗責任編輯:張嘉麗
點擊排行

關于我們 | 總編信箱 | 網站動態 | 廣告合作 | 聯系我們 | 幫助信息 | 記者投稿 全站導航

  • 相關鏈接